对话张鹭-加盟深足非常感动 尽最大努力回报所有人

网易体育5月5日报道:

新赛季,对话张鹭 深足在补强之后,有着不错的发挥,前3轮1胜1平1负,门将张鹭也开始了自己在深足完整的赛季,前3轮他全部首发打满全场,丢了3球,表现中规中矩。对话张鹭 在接受采访时,他谈到了加盟深足之后的感受,他非常享受在深圳的生活,而对帮助过自己的人他说要尽最大努力去回报。

问:你小时候是怎么走上足球的道路的?

张鹭:我受父亲的影响比较大,他是个老球迷,天津队的比赛都会看。我从刚开始就看个热闹,到后来耳濡目染,自己也慢慢喜欢踢足球。我家对于我是否继续踢球还投过票,当时我要去的学校在足球方面条件比较好,学习方面相对来说没那么好。父亲比较担心,因为他觉得我学习成绩很不错,如果坚持学习就能够考上大学,所以对于我专门练足球有点保留,因为如果足球这一条路走不出来,别的路就很难走了。

最终,我们家里开了一夜的会,一家三口举手表决,我和我妈举手赞成,我爸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支持我追逐足球梦,其实他心里也非常希望我能够走足球这条道路。

问:最开始踢的是不是门将?

张鹭:我最开始踢过中场和后卫。刚开始大家都不愿意守门,因为进球很过瘾啊。队里有两个门将,有一个转学了,另一个突然生病了。我想这不机会来了嘛,守门不用跑、没那么累,我就跟教练说让我来。

那场比赛我守得还行,看到球了就奋力去扑。教练觉得我有守门员的天赋和潜力,就让我继续守门。两周之后我就哭着回家,我记得我跟我爸说:“不行了,我不能再守门了,我得踢球去。”

我爸就问我为什么,我说,你看我这身上都是血和结痂,因为我们小时候的场地不像现在那么好,基本都是炉灰渣子、石子那种操场,一扑球全身都破了。教练鼓励我别放弃,坚持坚持就好了,就一直踢到现在。

问:后来是怎么样进入职业队的?

张鹭:去了天津火车头,因为小时候家庭条件并不是很好。火车头当时有这一个规定,就是能被他们选上的球员就会免所有的费用,包括食宿、装备、训练等等都会免掉。当时对于天津一些条件不是很好的家庭来说,这是一个福利,是选了两次才被选上。再后来就转会去了辽足。

问:加盟深足有什么感受?队友和教练给你提供了什么样的帮助?

张鹭:首先是非常感动的,因为当时天津天海很多队友都要重新找工作,深足向我发来邀请。我知道从咱们集团主席到俱乐部管理层都是对我非常认可,我想对他们说一声感谢,能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对我伸出援手。对我来说那一段时间更加困难,深足愿意拉我一把,我和家人从心里都非常感激,我一直都在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去回报他们。

帮助我的人有很多,首先是(总经理)丁总,还有张效瑞指导、关震指导、李健华指导,他们都曾经是我的领导、教练或是队友。他们对我很了解,给了我无微不至的关怀。当时我来到新环境,但是还不能参加比赛,他们对我的心理辅导和帮助也是非常巨大的。

队友也很支持我。郜林、永珀是我在国家队和天津时候的队友,他们这些老队员对我融入球队起到非常大的帮助。昊伦、达伦和裴帅等等都是我曾经的队友,给我的感觉一点不陌生。

问:门将经常和其他球员分开训练,大家怎么保持沟通和交流?

张鹭:在分组对抗、射门训练,大家都有沟通和交流。其实我觉得和队友之间的沟通更多是来自于训练场之外,因为在训练场上大家都更专注于训练本身。大家会把某一个球记住了,到晚餐或茶歇的时候坐在一起会讨论,拿出来讲讲大家的感受。

问:深足门将团队有4位门将,训练内容会不会更丰富?

张鹭:我们门将团队的年龄结构不错,两位小门将(魏黾哲、王梓翔)和我们年龄的差距属于非常好的间隔。等我们要退下来的时候,他们正好处在黄金期,可以直接衔接上,这对深足的未来有很大帮助,而且他俩又是同龄当中的佼佼者,非常有天赋,身体条件也很好。

守门员训练无非就是想实现某一个场景,人多就会比较好,比如说接传中球训练,要有3到4人来当假想敌才能有效,然后是接球后的运转。如果只有两个守门员,运转的局限性会比较大。

两位小门将的上进心非常强,经常向我们虚心请教,训练非常投入。有时候晚上也会坐在我房间里一起看比赛,大家一起吸收到好的内容,回到训练场能够转化成自己的东西。

问:去年对阵石家庄永昌首次代表深足首发,当时是压力还是动力?

张鹭:以前很多比赛别人问我有压力还是有动力,我肯定是说动力,或者说压力转化成动力,但那一场确实是压力。赛前那一天我跟我太太说打了这么多比赛,头一次凌晨5点多才睡着觉,之前知道自己要首发,这一宿就一直辗转反侧,睡不着觉,很少有这么大的心理起伏。那场比的不是什么技战术,而是抗压能力,看谁抗压能力强,谁就能活下来。

问:很多人说你是个大心脏球员,这种心理素质是怎么练出来的?

张鹭:可能是比赛打多了吧。今年的比赛我有失误也有扑救,平时也不怎么去想这些东西。如果因为好的扑救让自己飘了起来,这会影响接下来的比赛;要是因为失误而过多地思考,可能后面60多分钟的比赛就没办法再进行。

尤其像现在赛会制比赛,四五天就踢一场,没有时间让你去过多地思考上场比赛的得与失,只能尽快去总结当时的判断和技术动作是否正确。做完总结之后,我知道该怎么做才是合理,就要抓紧忘掉这场比赛,因为下一场比赛又要来了。

问:你觉得一个优秀的门将需要具备哪些素质?

张鹭:可能过去只是守好门、把门线技术打磨好就行了。现在你要参与到所有的进攻当中,不仅是一个门球这么简单,在接应的位置、两边的调度以及指挥方面都有要求。

近几年大家也都在说诺伊尔是门卫,这对后卫的帮助确实很大。想要成为强队的话,比赛就会出现很多高位逼抢,这意味着我们的防线就要很靠前,甚至都要去到对方半场,那么从中线到我方球门区这么大的空间都是真空地带,如果守门员不能对后卫形成很好的保护,对方会利用这种空间来破掉你的高位逼抢,打过来就是一对一,所以现在对于守门员这种扩大自己防守范围、对后卫的保护的要求还是很高的。

指挥能力也是必不可少的。最近欧冠比赛没有观众,看转播会听得比较清楚,两边守门员的呼喊指挥声音都非常大,全场90分钟都不带停的。

问:在全球范围有没有比较欣赏的门将?

张鹭:奥布拉克。早些年看范德萨、卡西利亚斯比较多,后来看的是德赫亚、诺伊尔、特尔施特根。但是要把他们的特点往自己身上套用并不现实,各个守门员类型不太一样,还是从自身条件加上特点再去看这些世界级门将。我还是更欣赏奥布拉克多一些。

问:深足一直投身公益事业,你自也己创办了“一鹭陪伴”公益行动。你是怎么看待足球公益的?

张鹭:我们当时创立“一鹭陪伴”公益团队,出发点很简单,因为我小时候经历过条件很差的场地,在那样的条件下很难成才。那时候家长可能比较放心去让孩子吃苦,但现在的家长都不太建议孩子去那种场地踢球,我们刚开始的目标是改善贫困地区孩子没有场地踢球的窘境。

当初我们走进校园给他们送装备、学习用品,再给到技术支持,带着教练过去让他们坚定地走足球这条道路。他们在电视看到的球员来到他们身边,亲身做示范做讲解。这对于他们坚持追逐足球梦想可能会有很大的帮助。我们也让家长们看到,可以放心地让孩子们踢球,当然他们不一定都会踢上职业,但我们依然能够让他们参与进来,让孩子接触到踢球。

我们第一年走访过不少学校,第二年再有专业人员去跟进和回访,效果都非常好,学员人数至少有10%以上的增幅,后来还有学员参与到其他足球项目当中,我们真的非常欣慰。当时也挺辛苦的,要去很多地方,因为每年的假期不是很长,放弃了陪伴家人的时间去做公益,能够看到收获和成果还是非常欣慰和自豪的。

后来,我们发现很多贫困地区确实有场地和我们小时候面对的那种窘境一样,于是我们就换了一种方式,我们去建球场。最近一个项目是在天津静海,我们去实地考察,很像我以前踢球的环境,然后我们团队就给铺了人造草,现在已经投入使用了。

问:来深圳也快一年了,对这座城市有什么样的认识?

张鹭:来之前就听过深圳的口号 “来了就是深圳人”。我们全家来了确实都有这种感受,我把家人和孩子都带过来了,这里是一个包容性很强的一个城市。还有大家所熟知的朝气活力,还有大都市的氛围可能给我孩子未来的眼界有很大帮助。我们也非常喜欢这座城市的气候和空气,很适合老人生活,真的是对这个城市说不出一点不好。

问:平时喜欢吃什么菜,谁做的比较好吃一点?

张鹭:我们家每个人都能做出很多拿手菜,要说谁做得最好,大家谁都不服。我说我做得好,我太太不服;说我太太做得好,父母也不服。有时候大家会切磋一下厨艺,反正我做完了他们也会嫌弃我、挑一挑毛病。我做的基本上都是在家常菜里吃不着、得去大饭店才吃着的那种,一时半会儿说不出来了。

问:从大连到广州,有很多深圳球迷来到现场支持球队,你有怎样的感受,想对他们说些什么?

张鹭:我很感动,也很感谢。今年在广州赛区相对较近,但是去年在大连赛区,我真的没想到在那样的情况下还可以这么远过来,在这么关键的比赛给到我们现场助威,给我们的心理震撼感非常大。尤其在生死战,这种鼓励、帮助和支持是很巨大的,球员在那一瞬间得到的鼓舞是非常震撼的。

我觉得这两年能让球迷回到赛场,这是球迷、球员、教练和从业者都愿意看到的。球迷少了,比赛就少了很多色彩。这是一个强国在疫情攻坚下取得巨大成果才能实现的,政府和足协等等相关部门付出了巨大努力,我们要向他们致敬。当然,我也要对我们的球迷表示感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